返回學院主頁
貓河與守望的季禾

發布時間: 2019-07-11 作者: 來源:【大學生】記者團 瀏覽次數:1

“喵,喵……”她伸手迷迷糊糊沿著聲源摸去,柔柔軟軟的一團,這回她算是徹底醒了,起身撈過那一團,忍不住嘟囔。“小家伙,你就不能讓我多睡會嘛”“喵喵……”噗呲,真是個機靈貓,柯奈心里想。

柯奈今年二十六歲,主業是專欄作者,副業是個“旅行家”。當然她沒有那么專業,只是因為喜歡旅行,還有那份對世界依舊保持著的好奇心,像海綿一般不斷吸收著其中的快樂,途中遇到的陌生人也總能給她帶來不同的故事與感激。

為了專欄寫作,她提前在網上訂了一家廈門民宿,名字叫貓河,裝飾簡單卻處處透露著店主的用心,食物也做得格外合她的胃口。店主是一對夫妻,曼川和典原,性情溫和,喜歡養貓,她抱著的小家伙就是店主家的。剛到店時,這個小家伙依在她腳邊,她的心都要化了,便征得店主的同意,把它抱回了自己的房間。

柯奈抱著它走到窗前,窗外的天空像是水洗過的藍,空氣中夾雜著花香,愜意極了。“叩叩”她打開房門,是女店主曼川,頭發稍稍挽著,肩上搭著披肩,優雅極了,“柯奈啊,收拾下去吃飯啦”,“好”。洗漱好,簡單披了外套,她走到餐桌前,曼川一邊擺碗筷!一邊招呼著讓柯奈坐好,誘人的糕點和小米粥恰到好處,柯奈滿足地瞇了瞇眼睛,毫不吝嗇地夸贊著這美味,曼川有些不好意思,“我啊只是打下手,真正的大廚是季禾,這些點心都是她做的。”我好奇地朝著餐桌的另一角望去,曼川所說的季禾就坐在那,被點名的她也只是淡淡地笑著,并不多說什么。柯奈看見曼川與典原似是不經意嘆了口氣,心下便覺疑惑,這個季禾可真怪。

“喝杯檸檬水?”“嗯……謝謝”,她接過水杯后曼川拉過旁邊的凳子坐了下來,院子里有許多悉心打理過生長得也好的花,迎著夕陽,對面島上的燈塔閃著光,再美不過。只見曼川征愣著,柯奈順著目光看去,典原帶著季禾在旁邊的草莓圃里忙活著,許是太久未出聲,曼川反過頭,不好意思的笑笑,眼睛里還留著一絲黯然。

季禾是曼川姐姐的女兒,被送過來的時候她腫著半張臉,眼神黯淡無光,似是一汪沉寂的夜湖。兩年前,一輛巴士在雪地里打滑翻進海里,數二十人葬身大海,只有為數不多的幸存者,而這些幸存者大多都不得不依靠心理治療走出那場噩夢,當然也有人終其一生不愿走出來,季禾就是如此。她之所以幸存下來,是最后快要窒息的時候,被母親拼命遞過來一塊甲板。而那天,季禾剛參加完母親的葬禮,藍本沉靜的父親倏地發了狠打了她一巴掌,“她是為了你死的,為了你啊,你怎么哭都不哭一聲?”季禾自始自終都沒有哭過,她雷同以后都不會流眼淚了,碩大的悲傷壓的她喘不過氣來。

最后是曼川的媽媽把季禾帶到這里的,她沉默寡言,不似曼川之前見過的那樣,活躍明朗。季禾做菜的手藝像極了她媽媽,色澤誘人,美味可口,每位來民宿的客人都贊賞有加,她也只是淡淡地笑,從不多說,曼川和典原心里擔憂,面上卻不露分毫,處處照顧著。“真希望她能放下心結,看到這個世界的美好,這可能是姐姐最希冀的吧。”也不知道典原說了什么,季禾滿是懊惱地從草莓圃里走出來,曼川擔憂地跟了過去,許久后便有一陣陣哭泣聲傳來。

這件事后季禾仿佛有了好轉,關于客人的夸贊也細細柔柔的回答,并分享一些經驗,曼川和典原對此愈加喜聞樂見,貓河里傳來一陣陣輕鈴般的笑聲,對面島上的燈塔在夕陽的余暉下閃著柔和的光,故事也有了新的開始……

(【大學生】記者團 羅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