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學院主頁
掬一捧暖香在心間

發布時間: 2019-12-06 作者: 來源:【大學生】記者團 瀏覽次數:1

多乐彩票清風掠過樹椏,屋前的那棵老樹飄來陣陣暗香,浪漫了整個心房,那時的我們還在路上,老人在樹下搖著筆桿,等著我們回家。

我彎腰在樹下拾起一片葉,觸感頗涼,牽動了想念,恍然清醒了,環顧上方,有些許孤單,一低頭,墜落一地黃花,忽而,金桂已離開了枝椏,它沒有說話,也帶走了他。只剩我們站在了樹下,何話?

老人出門時天總是沒亮,我們還在打盹,他手中打著星點般的手電筒,前頭畫了一個小小的圈,也不知老人能否看清那青石板,只知他匆匆地走著,目送他的只有屋前那棵老樹,和那老樹的芳香。

待老人回屋時,天已是亮堂堂的了,陽光透過樹葉落了一地斑駁,看!樹下總會有幾個俏皮搗蛋的孩子,踩在落花上蹦蹦跳跳。老人很心疼,但也從不呵責。他佝僂著身軀,很小心地在地上鋪上一層洗得發白的棉布,用竹桿微微拍打樹枝,桂花落在那塊洗得發白的棉布上,干干凈凈。他小心翼翼地篩選著,洗凈,做成桂花酒,蒸成桂花糕,那清香在揭蓋的那一瞬間就直抵我們的心房,隨后吃得我們眉眼帶笑,馥郁久久流于唇齒。這時的老人總會從口袋中掏出一個發黃的本子,拿筆不知道在寫些什么,我們只顧著吃不問他也不說。

去年回老屋,老人沒有在樹下坐著了,只看到樹下鋪滿了厚厚的一層桂花,很多已經被人們踩成了泥土色,我有點難過,不似從前那般有踩花的樂趣,甚至有點惋惜,摸摸口袋想找個家伙撿點回去,讓老屋也生點香氣,老人卻在門口嘶喊,不讓我撿。

我轉過頭去,老人的身體大不如前了,是真的老了。老人道:“花開花落乃自然規律,跟我們過日子是一樣的,我們要順其自然,越純樸越好沒有必要加過多的心思在里面。桂花確實是個好東西,它在樹上也好,落在地上也罷,這都是它的宿命,都是天地間的輪回,不用那么傷感。我們就平平淡淡地看待它們,也沒有必要去撿起來,讓自己為之領有。”有一句話說的很好:“別愛太滿,物極必反”。這香聞多了便也就厭倦了。

年前,老人病重,我們都回了老屋,未見老樹。聽鄰居說起,之前有個大老板過來想買下這棵樹,老人果決回絕了。我們回老屋的前一天,老人便托村里的幾個漢子把樹砍了,我們都沒有問老人為什么把樹砍了,我們難過,但更怕老人的心里難過。那一晚老人走了,什么也沒說。

我想,老人把樹砍了的原因就是希望我們在今后順應自然,簡簡單單的生活,不過于計較得失,不要貪婪吧!

如今的我,很難過,但依舊有一捧暖香在我心中陪伴著我。

(【大學生】記者團 張光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