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學院主頁
世間溫柔

發布時間: 2019-12-06 作者: 來源:【大學生】記者團 瀏覽次數:1

題記:人的嘴唇所能發出的最甜美的字眼,就是母親,最美好的呼喚,就是媽媽。——紀伯倫

“換季了,這一場秋雨一場寒,晚上你得把涼席換了,以免著涼。記得按時吃飯......”耳邊又傳來母親的絮絮叨叨,她一口氣說個沒完,如珠串斷了線,珠子噼里啪啦散落在地。我耐著性子聽著她重復了無數次的話語,時而敷衍地嗯幾聲,隨手從筆筒里拿起一支水性筆把玩。也不知多久后,母親因為工作上臨時有事才匆匆掛了電話。冷風吹過,我不由地打了哆嗦,想起之前母親的叮囑,一股暖流從心里遍布全身,而記憶的閘門也就此緩緩打開......

彼時,是暑假里一個天氣昏沉的陰雨天。

我獨自一人在書房看書,因為已經臨近飯點,于是我收好桌面上的書隨手擱置到書架上。倏地,相冊掉了下來,我伸手去拾起,我的注意力落在了從相冊內滑落在一旁地板上的一張舊照片上。

照片上,一位婦女抱著一個嬰兒,她側著身子看著自己懷中的孩子,眉眼帶笑滿是柔情,充滿愛意——三十二歲的母親和一周歲的我。正當我想要把照片收進相冊里時,發現了媽媽夾藏在相冊背面的書信,我不由得好奇起來,坐于一旁,開始逐字逐句開始閱讀。

原來這是一封不太“正式”的信。

在仍存墨香和時光印記的信里,母親回憶一個月前因為自己犯困時踢了我一腳而自責,寫信的時候萬分想念我,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好母親,字里行間情真意切,無不透露著對我的愛。

小時候家里貧寒,我誕生沒多久父母就去深圳市一帶打工了,有時候幾年才回來一次。二十一世紀初,通信不發達,交通也不發達。母親是一個十分感性的人,每次特別想念我的時候,就會一邊看著我的照片一邊情不自禁地流淚。

我和母親相處得很和睦,這可能是與他人不同的吧。母親雖已年近四十但權且也會表現得像個孩子一樣。

過往的一幕幕如電影般依次播放,閃過心頭... ...

譬如每年母親節和她生日當天,除了禮物以外,我都會準備一束玫瑰或康乃馨,她總是斥責我“干嘛浪費這個錢去買花”諸如此類的話語,但臉上卻笑開了花。大年初一早上,她會陪我一起賴床,也許是多年的作息規律,她很早就醒了,在含混睡意中,我能感受到她落在我額頭上的吻。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撫我畜我,長我育我,顧我復我,出入腹我......”陣陣讀書聲將我的思緒引了回來,原來是室友在完成課前預習作業《蓼莪》中的誦讀部分,而此時,我對這首詩的理解更深了一些。

母親待人接物溫和有禮,我有時做得不對,她都會好好地坐下與我交流,認真傾聽我的想法,給我求教。她教會了我人生道理,她是這世上【【最好的】】母親,縱有千言萬語也抒發不出她的萬分之一好。

(【大學生】記者團 李佩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