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學院主頁
隨記

發布時間: 2019-07-11 作者: 來源:【大學生】記者團 瀏覽次數:1

當指尖變得冰冷,當耳廓變得熾熱,至冷與至熱之間,左眼的淚趟進右眼,右眼流出的淚卻滲入枕芯,呼吸不再急促,接而變得沉悶……壓抑的春雨中連呼吸都顯得困難,心情也隨著四月的陰雨,像極了逝去的你。

在我小些時候有過很長一段的叛逆期,權且想起還是有些后悔的,但那畢竟也是我的青春,我會學著繼承它,然后愈加奮力的去彌補所失去的。可能是因為年歲小,一些小事便覺得要天崩地裂,總嘆活得很累。記得前些年看到過一句話“當人從世上離去,只是第一次死亡,而當所有活著的人都忘了你時,你便是真正的死了”,這句話可能就是示意要為自己的人生締造價值。后來,親戚家有人過世,大人會帶著我去,從開始的不屑、疑惑到之后的緬哀,便也大致懂了時間的殘忍,小小的黑棺中躺著的是一個人無價的一生,黑白色的照片是人們最后能看見他模樣的地方,而懷念他的地方只剩下那一方黃土了。

“你是愛,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間的四月天”,四月是美好的一月,卻也是愁絲似雨的一月。我依舊還能記得三個月前你干癟的面容,慘重的呼氣聲,以及輕聲喚我的聲音,有人說“那天晚上你定然長大的不少”,但我只知道,那是我記事以來第一次止不住流淚,我哽咽著,跑著,撕心裂肺的哭著,因為我知道,這是最后的見面。黑棺中是深夜離去的靈魂,這里葬著的是一生,也是我所有的關于你的記憶,石碑落定,我抱著你的相片,“爺爺,回家了,我們回家……”

今天是四月三日,天氣不是很好,有絲絲細雨和淡淡霜霧,再有兩日我便要去尋你了,愿再見那日,陽光正好,微風不燥,具體像極了白發點點笑容卻依舊的你。

這里葬著的,是他的一生;這里葬著的,是最愛我的人。

——后記

(【大學生】記者團 李輝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