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藝術學院】——讀《月亮與六便士》有感   

發布時間: 2019-05-17 作者: 來源:本站原創 瀏覽次數:1

“滿地都是六便士,他卻抬頭看見了月亮。”因為這句話我才對【這本書】充滿好奇和期待,作者毛姆對人性看得透徹,他的毒舌,他的幽默都激發了我閱讀他作品的興趣。

【這本書】以毛姆的第一視角和第三人稱敘事手法,將男主人公斯特里克蘭追逐夢想而成為一個混蛋的形象刻畫的淋漓盡致。起初我看到前半部分覺得斯特里克蘭具體壞透了,他一個年近四十的證劵經紀人,在一夜之間扔棄了自己的家庭、事業,離家出走,孤身一人尋找自己的藝術理想。這并不是什么浪漫的求知之旅,從他離去的那一刻,他的余生飽受貧窮、饑餓和病痛的折磨,忍受精神上的創傷煎熬。最后,在一個與世距離的小島上,他將他飽受肆虐的世俗肉體和優雅的藝術靈魂付之一炬!

其實,在大多數人眼中,望到的都是滿地的六便士,因為在磨難與饑餓的殘酷現實下沒人愿意去挑揀那可望而不可及的月亮。大多愿意成為一個庸俗的人,尤其是在這個物欲橫流的大時代背景下,追求這些崇高理想的人具體是微乎其微。男主人公在他死前的最后一刻終于找到自己的靈魂,創作了令人嘆為觀止的畫作后,將它一把火連自己一并化為灰燼。看到這里,我心中難以平靜,我的思想不再流于表面,有一股無名的力量沖擊著我的內心,讓我想起了一個古老的哲學問題:“我是誰,我要到哪里去?”在如今這個浮躁的時代有多少人逐漸迷失自己?不可舍棄的東西太多了,真正談得上熱愛的又寥寥無幾,都是為了那滿地的六便士而熱愛著。

其中我很欣賞幾段話可能是這樣說的“我那時還不了解人性多么矛盾,我不知道真摯中有多少做作,高尚中蘊藏著多少卑鄙,或,如果在邪惡里也找得到美德,卑鄙與偉大,惡毒與善良,仇恨與熱愛是可以互不排斥地并存在同一顆心里的。”這段話我讀了不下十遍,明知人性本就是如此,可一旦真正赤裸裸的擺在你眼前,還是很難以繼承的,所以我始終都不喜歡那些站在道德的制高點去訓斥別人的人。這么說吧,滿嘴的“仁義道德”背后也有罪惡。表面的仁義何嘗不是期待著回報?因此用道德譴責別人才是最不道德的行為。

還有一段也很有道理“有時候,人們把面具佩戴的太天衣無縫,連他們自己都以為在佩戴面具的過程中自己現實上就成為了和面具一樣的人。所以永遠在一個大家都設定的框架里去生活,逐漸地便會失去自由,甚至于連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都不知道,渾然不知的過完這短暫的一生。

“拿你有的換你要的”生活大抵如此。素來沒有不勞而獲的成功與事物,如果真的存在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得到的,那定然很低價吧。或說那定然是被人所扔棄的。

多乐彩票斯特里克蘭是一個脾氣很糟、性格很古怪的人,可同樣他也是一個很勇敢、很了不起的人。從他四十歲離開家開始,他素來不畏懼別人的閑言碎語,他不在乎自己被人說成什么樣。就像村上春樹說的那樣:不管全世界所有人怎么說,我都認為自己的感受才是最正確的。無論別人怎么看,我都決不打亂自己的節奏。

管理藝術學院

工商1173史蒂芬